壹生大学
常用国家/地区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
手机号已经完成验证,请完善个人资料!

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普】王宇明教授:如何看待新冠肺炎的人种差异?是否有人为因素?

2020-07-08作者:论坛报消化·肝病资讯
基层解惑

本次2019新冠病毒病(COVID-19)流行以来,各国病死率差别悬殊,新冠病毒传染是否具有种族差异?对于人种差异是否有人为因素?本期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普”栏目继续邀请王宇明教授对人种差异相关问题进行分析,敬请关注!

作者: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  西南大学附属公卫医院  王宇明


COVID-19的人种差异一直是全球关心的问题。从17年前的SARS到COVID-19的初期,确实有不少人怀疑病毒只攻击黄种人,但是SARS全球流行早就否定了这一说法。这次COVID-19流行初期有人发现其病毒受体 ACE2在亚裔表达量更高,但因该研究样本量过小而遭到广泛质疑,不过这也足以让国人担心其源于专门对付中国的生物武器。以后很快证实,高加索人(白人)与亚裔ACE2受体表达并无差异,但吸烟者肺泡细胞中ACE2上调,导致易感性增加。也有研究提出,白人肺部L-SIGN基因表达较亚裔高,提示其易感性更高。这样看来,如果这个病毒是专门对付中国的,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害人终害己?

2个多月前我国媒体报道,纽约州长电视上公开承认:“以为病毒只攻击黄种人”。有人认为州长原本想表达“病毒是黄种人的,不是我们的”。这实际上是欧洲人(意大利官员)2月底在沙特利雅得召开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对日本财相麻生太郎说的原话,源于后者代表日本提出倡议,支援意大利、西班牙等财政基础薄弱的发达国家。据麻生说,欧洲那时“一点反应都没有”,认为“我们又没有感染者”,这样就说了上面这句话。然而,我查不到官方正式发言,应该仅限于官方之间的交流。麻生本来是挖苦意大利官员的,但是被我们部分国人称之为“被漂白了,不承认自己是黄种人”。

有人认为是翻译错误,指出州长原意应该是“除非我们假定我们的免疫系统和亚洲人的不太一样,但它还是来了(Unless we assume there’s some immune variation with Asian people, it was coming here.)” 。然而,我发现很多国人仍然看不明白他的意思。我觉得应该这样理解:“除非我们假定亚洲人的免疫系统和我们不一样,但是这个病已经到了美国的这一事实,足以证明我们像亚洲人一样易感”。最后没有说出来的才是他要表达的意思。国人都说英文表达不够简洁,你看看这就是“锣鼓听音”啊。

1.png

图1 纽约州长电视上说的“以为病毒只攻击黄种人”实为误译

您看,有关人种问题实在是太敏感了,真是充满了误会、误译和误解。看来与老外打交道不难,但是涉及国家外交和民众关系时还是需要小心为妙。

诚然,以上两位有关黄种人的说法还是有它的来头的,其动机与其说是种族歧视,还不如说是无知,不如说是对自己国家和种族的过分自信,也伴有地理上区隔效应的庆幸和侥幸心理。然而,实际上大自然眼里没有人种,现代化的交通也无法阻隔这种高度传染疾病的传播。看来,与17年前的SARS期间相比,世界各国的官员们水平下降是一个总体的趋势,否则也不应该在21世纪的今天面对人类大敌时,连常识都不懂,进行一些不着边际的争论。

莉亚·罗森(Leah T.Rosen)于5月14日在《科学美国人(Scientific American)》杂志提出,COVID-19对不同人群的不平等影响正说明长期存在的结构不公,现在它就像社会的X射线一样,剥开人的皮肤,露出了曾经被故意隐藏起来的全部……

虽然大家早就公认为已经埋葬和消失的种族主义,现在正在清楚体现在COVID-19的种族人口统计数据中:获得SARS-CoV-2测试或待遇的方式将取决于其地位和支付能力;恐惧和仇外心理带来的偏见,其具体表现是不合时宜的污名化举措;2月2日,美国唐人街一名亚裔女子因戴着口罩而受到袭击,而 3月10日另一名亚裔妇女因未戴口罩而受到袭击,这不是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吗?,而且是在崇尚女士优先(lady first)的西方国家。

一方面人为弱化COVID-19的危害,另一方面又鼓吹“群体免疫”的优越性,而一旦面临火烧连营、大水漫灌时,哪些生命值得挽救,哪些不值得?事实非常清楚地回答了一切,结论是:并非“人生来平等(every man are created equal)”。4月20日报道:俄亥俄州监狱中高达73%的囚犯SARS-CoV-2检测呈阳性。至于老弱病残特别是养老院的疫情防治情况,已经到了触目惊心和惨不忍睹的地步。

美国政府对不同种族群体的情况不予透露,掩盖事实的结果是必然延误疫情防控。对此,有人回顾1927年的密西西比州大洪水,其受害者中有90%是非洲裔(黑人)。截至4月3日,黑人人口在密尔沃基仅占26%,却占死亡人数的81%。同时,黑人人口在芝加哥市仅占29%,却占死亡人数的70%。在密歇根州,4月初黑人占COVID-19死亡人数的40%,这个比例是其总人口的三倍多。

黑人并不是受影响最大的唯一少数群体。截至4月中旬,犹他州拉丁裔的COVID-19感染率和住院率是该州白人的三倍;此外,俄勒冈州、新泽西州和华盛顿州,拉丁裔COVID-19患者的比例几乎是非拉丁裔居民的两倍。

此外,有报道表明,死于拉丁美洲裔COVID-19受害者的尸体被错误地识别并记录为“白人”。这样的错误将产生双重影响,即减少拉美裔死亡人数和增加白人死亡人数,从而人为地减少了种族差异。

“罪魁祸首是种族主义,而不是种族(Its racism - and not race - thats the culprit here)”。这是Lauren Powell在《科学美国人》杂志撰文的精辟总结。

关于不同国家和不同人群COVID-19病死率的差异问题,始终是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。虽然说法很多,但是我认为不外乎以下四类:

第一,与经济条件和医疗条件有关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那些第三世界国家、贫穷的国家,贫穷的人群,其经济条件和医疗条件都乏善可陈,病死率必然很高,而且极易传播,流行率会很高。

其次,有基础疾病,或老弱病残,加上抽烟等危险因素易导致病死率增高。这就可以解释,为什么我国武汉的病死率很高,是因为早期阶段未能认识本病,很多感染都是发生在医院内,从医务人员传染到院内老弱病残和有基础疾病的人。而随着各地认识的提高,上述人群就会想方设法避免感染,这样发病率和病死率就会降低。

第三,与疾病流行的阶段有关。在流行早期,常常是年轻和体质好的人发生感染,这是因为他们的活动多和接触机会多,但感染以后抵抗能力偏强,病死率就会偏低,而到后面发生医院感染、家庭内和社区内感染,老弱病残感染增多,致使病死率增加。

第四,有统计因素影响。当国家或地方当局人为地干预统计,增加分母或者减少分子均可降低病死率。

最后,我们来看看人种影响。通过全球1000多万病人来比较,实际上种族并不重要,因为种族是依附在以上的几种因素里的,特别是种族上的一些人群如黑人,以及经济条件和医疗条件都比较差的穷国或穷人,其病死率会高得多。

同样的呼吸道病毒感染,其病死率在年龄分布上是有所不同的。季节性流感呈U形曲线,即非常年幼(3岁以下)和非常年迈(75岁以上)的人群病死率最高。其次是西班牙流感,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,叫W形曲线,增加了一个20岁到40岁的第三个病死率峰值,这可能因为他们缺乏由以前感染相关病毒所引发的保护性免疫。而我们所看到COVID-19又不一样,呈J形曲线,主要死亡人群是年龄比较大的人,年龄越大就越高。在白人比较集中的西方国家,虽然医疗条件优越,医疗保障体系健全,但是死亡人群仍然遵循上述规律,这就说明了一切。这个事实与那些直到现在还称COVID-19是“大号流感”的官员和专家们的说法,形成鲜明对比。我们不禁要问,他们是有意为之还是智商不够?

2.png

图2   2017年季节性流感病毒下呼吸道感染不同年龄组的病死率呈U形曲线分布


3.png

图3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中不同年龄组的病死率呈W形曲线分布

 

wxsync-2020-04-87602bbbd95b470d65621d193c7e8ee2.jpeg4.png

图4   中国、美国、意大利三国COVID-19患者中不同年龄组的病死率均呈J形曲线分布


-参考文献- 


1. KilboumeED. Influenza pandemics of the 20th century. Emerg Infect Dis, 2006, 12(1): 9-14.

2. Viboud C, GraisRF, LafontBA, et al. Multinational impact of the 1968 Hong Kong influenza pandemic: evidence for a smoldering pandemic. Infect Dis, 2005, 192(2): 233-248.

3. Hsieh YC, Wu TZ, Liu DP, et al. Influenza pandemics: past, present and future. J Formos Med Assoc, 2006, 105(1): l-6.

4. GBD 2017 Influenza Collaborators. Mortality, morbidity, and hospitalisations due to influenza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, 2017: An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. Lancet Respir Med, 2019, 7(1):69-89.

5. Cai GS. Bulk and single-cell transcriptomics identify tobacco-use disparity in lung gene expression of ACE2, the receptor of 2019-nCov. https://www.medrxiv.org/content/10.1101/2020.02.05.20020107v2.full

6.  Zhao Y, Zhao ZX, Wang YJ, et al. Single-cell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of ACE2, the putative receptor of Wuhan 2019-nCoV.https://www.biorxiv.org/content/10.1101/2020.01.26.919985v1 https://www.biorxiv.org/content/10.1101/2020.01.26.919985v1

7. Powell L. My nightmare: Covid-19 meets racism meets the killing of a Black person by police. 2020. https://www.statnews.com/2020/06/02/my-nightmare-covid-19-meets-racism-meets-george-floyd-killing/https://www.statnews.com/2020/06/02/my-nightmare-covid-19-meets-racism-meets-george-floyd-killing/

8. https://jamanetwork.com/journals/jama/fullarticle/2763667

9. http://weekly.chinacdc.cn/en/article/id/e53946e2-c6c4-41e9-9a9b-fea8db1a8f51

10. https://www.cdc.gov/mmwr/volumes/69/wr/mm6912e2.htm?s_cid=mm6912e2_w#T1_down

 (本文版权归《中国医学论坛报》所有,转载需授权)

200 评论
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