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生大学
常用国家/地区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
手机号已经完成验证,请完善个人资料!
工作人员正在正在审核中,
请您耐心等待
确定
审核未通过
确定
重新提交
{{titleText}}
确定
{{ item.question }}
确定
壹生大学中国医学论坛报社—20位医学大师讲述新中国70年卫生事业
中国医学论坛报社—20位医学大师讲述新中国70年卫生事业
13882 观看 发布时间 2019-09-26

  • 课程介绍
  • 讲者介绍
  • 评价
  • 评论
  • 资料

20位医学大师讲述新中国70年卫生事业

 

他们中最“年轻”的80岁,最年长的已经97岁,从医时间都超过半个世纪,接诊过无数病人。他们见证了新中国从站起来到强起来的70年历程,他们把毕生献给了新中国医学卫生事业,虽已耄耋仍雄心不已,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!中国医学论坛报记者专访20位医学大师,听他们用数十载芳华告诉我们如何为人、为医、为师、为学。

 

吴孟超 97岁 中国科学院院士

49年到现在70年了,以后我就一直在手术台上做外科医生,这就是为人民服务,更好地为人民服务,给他们解除病痛,使他恢复健康,这是我的责任,我没有忘记掉这个责任!

 

王泰龄     91岁        中日医院病理学专家    

“医学就像一颗大树,树根就是各基础医学,病理科就是树干,树枝是内外妇儿各科,病理科吸收各个基础医学,变成各个病变的特点,送到各个临床去,跟临床交往。树干把根的营养送到树叶,同时也从树叶吸收营养,让我们病理必须结合临床。”

 

刘力生   90岁       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血压病学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们不仅仅是要一个数字,而是要治疗,就是说普查绝不仅仅是为了发表一篇文章而已,而是接下去要做,所以顾复生就问了,吴院长查出来怎么办,我觉得提得很好,吴英恺教授说,普查普治,查出来就得治,所以说我们的任务还是很重的。”

 

江载芳     90岁        儿童医院儿内科专家    

“我们那时候早上出门诊下来一直到三点差不多才能吃上午饭。特别辛苦。但是我和胡亚美那时才二十多岁,身体也好,只要有我们两人在场,多少病人都能给“消化”掉。”

 

林善锬     83岁        上海华山医院肾脏病学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个时候我看到一些病人现象,我觉得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在这些病人中还是很有用的,我觉得这个专业(水电解质平衡)蛮配我的,一方面里头有很多离子转运,牵涉到很多物理化学,对我来说很配的,因为我这方面很好的,更重要的我觉得这些病人一点没办法治疗,我们要想办法给他们治疗。”

 

陈灏珠     94岁        中国工程院院士

         “从前不叫急性心肌梗死,而叫冠状动脉血栓形成,急性心肌梗死和冠状动脉血栓形成并不能划等号。我们是在国内第一次提出这个病应该用心肌梗死来命名,一直用到现在。”

 

朱元珏     86岁        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病学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从前就是拍个胸片,后来就有了CT,现在又有高分辨CT,还有核磁,过去你要想知道病理就得开刀,开胸就是一个很大的手术,现在可以经支气管镜取材,经胸腔镜取材,取出来的东西又可以这么做那么查,对疾病的认识进步好大。”

 

董怡         86岁        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学专家    

“原来图书馆不开门,后来改革开放图书馆开门了,我们就去看杂志,看见杂志上讲混合性结缔组织病,我非常有兴趣,所以我觉得我们(风湿免疫科的建立)有天时——改革开放,地利——北京协和医院资源很多,病人也多,图书馆也方便,人和就是有张乃峥教授,有他的雄心壮志。”

 

郑树         86岁        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结直肠癌领域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这个(结直肠癌筛查)工作,人家看看不得了的,25万人当中做出来4000多(例),随访了20年,这是世界上没有的事情。后来这篇文章也发表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(有)那么(大)影响的。回过来想想看是真的不容易,大家一起做,孜孜不倦地做了20年。”

 

程显声     85岁       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肺血管病专家    

“我总结我自己,这一辈子没白活。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,推广培训,这么多人都会诊断肺栓塞,治疗肺栓塞,所以可以说每一年拯救了成千上万的病人,挽救了他的生命,我们这么大的国家,1年不只1万例肺栓塞,过去的病死率是30%,现在在10%以内。”

 

巴德年   80岁        中国工程院院士    

“我从“健康中国2020”,“健康中国十三五”,“健康中国2030”,这三个版本我都是参与者。根据我们各方面的考证和推算,我们承诺的健康中国2030的所有健康指标一定会实现,并且十分有可能超额完成。”

 

廖美琳     84岁        上海市胸科医院肺癌专家    

“我坚持好奇心,加强学习,现在我80多岁了,每周还坚持看十几个小时左右的书,我了兴趣,为了有一个新的观点和看法。”

 

陈可冀     88岁        西苑医院中西医结合内科、心脑血管科专家    

“中医的发展,不跟上时代潮流是不行的。光继承的话,能开几个方子就是中医了吗?现在很多都是这样的情况,中医的宣传都是养生,没有别的东西,所以大家意见都很大。我主张:一是按照传统经验发展,二是中西医结合,再一个就是多学科发展。在信息时代,这三条路要相互补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于中麟     88岁       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消化内镜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于癌症,除了阻断它的发病原因或致癌因素之外,最重要的就是早期发现。早期发现、早期治疗,就能多救活一个人!”

 

张震康     84岁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口腔颌面外科专家

“以一个病为全国的节日,我们是第一个,所以我们北医的口腔医生包括我在内的口腔医生非常自豪。尽管这个科大家觉得牙病没什么,但我们很多工作没有落后。”

 

孙燕         89岁       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学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医乃仁术,是同情人的技术,她的目的就是要治病救人,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医生,不喜欢与人打交道,就不适合做医生。”

 

翁心华     80岁        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病学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以前医生挂着听诊器是一个标志性的,现在不太看到了,很多心脏科医生都不挂听诊器了,我还是强调说我们的基本功望触叩听很是很重要的步骤,不能缺的一个步骤。现在的诊断方法手段都很丰富了,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说,我们临床医生还是要非常强调这一点。”

 

管忠震     87岁       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肿瘤内科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是教授也好,或者是一个学者也好,你一切的研究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病人的痛苦、挽救病人的生命。所以我觉得研究工作和治疗工作是分不开的。如果你没有救死扶伤、挽救病人生命的这样一种动力的话,你的研究工作不可能做得好。”

 

李舜伟     81岁        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专家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了好的检查方法,随之而来的缺点也就来了。太多地依靠这些影像学的检查,把基本功全都忘掉了。我个人的看法,像这种基本功一定要学好,要扎扎实实地学好,不要觉得这些东西都老了,没有必要,就直接CT、核磁共振就行了。这样不行的,不是这么简单。”

 

 

秦伯益 86岁   军事医学科学院药理学专家

“德不近佛者,你的道德不像佛一样的话,不可以为医,才不近仙者,你的才能不能像仙人那样有本事的话,不可以为医,我简单说就是,要有菩萨心肠,要有神仙手段。”

2,论坛报.png


购买课程
价格:¥0元